濕地中國 > 工作研究 > 心得體會 > 正文

沒有不受人類活動影響的純而又純的自然保護區(一)

媒體:原創  作者:陶思明
專業號:陶思明
2019/7/16 9:50:16

陶思明

(為學習領會、貫徹落實《關于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指導意見》編發)

在以人為本、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人類社會里,自然保護區事業的發展壯大,反映了人在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同時,對人為驅動力導致自然生態發生巨大變化的清醒認知,是人自我約束自覺放棄眼前部分經濟利益,維護地球生命支持系統持續健康、富饒、安全的制度化安排,但這并不意味著自然保護區原本就是或者應該是純自然特征沒有人類活動影響的區域。自然保護區具有生命力的關鍵,在于定義了一個區域自然價值的重要地位和應當得到很好保護的長遠方向,主導功能聚焦于各種生態系統自然演化發展得以繼續、各種野生動植物自然對策得以實現、 各種自然價值高度得以維護,為有效防范管控新的開發破壞、減免新增人類活動威脅,促進原有人類活動減量化、輕型化、生態化,并為保障這種地位不因人因事因時而變提供法律依據,而不在于現狀有或者沒有人類活動及其情節如何。現在,業內外不少理論和實際工作者及企業界對自然保護區的非議之一,就是認為自然保護區規劃、批建工作粗糙、簡單、不嚴謹,地域選擇和范圍劃定欠科學,沒有把與自然區域交錯分布的一些人類定居區、生產發展區和公共設施如村莊、工礦、農田草場、公路鐵路等剔除在外,以致保護區自然性和可保護性先天不足,難以管理也影響發展。更有人因開發建設需要,對涉及的自然保護區保護價值常有懷疑,或認為人類活動多,不如按項目用地進行調整以利發展,或 改換沒有人的地點另行建立以利保護,或改由其他更有保護條件的地區建立以代替本地區的保護等。乍一聽起來這些說法似乎更屬意保護與發展的協調性,更看重自然價值和保護質量,實則脫離自然-經濟-社會復合生態系統現狀,有意塑造只有“自然”而沒有“人”的純而又純的“高大上”自然保護區形象,進而強調沒有任何人類活動影響的絕對化保護或異地轉移保護責任。其背后是要自然保護區繞開人與自然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設想不具體協調管控人類活動威脅、不付出必要經濟利益代價也能實現保護,目的在于為攫取更多經濟利益找理由,結果必然是弱化保護直至取消保護。立志于自然保護區事業者要更加清醒、更有定力,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不能為其所迷惑。

自然保護區是在自然-經濟-社會復合生態系統中,以特定方式處理人與自然關系的特定產物,在人與自然互動中實現特定保護目標,也就始終離不開人的影響。人雖然是自然世界普通一分子,自然是人的來源、衣食父母、活動舞臺和歸宿,可是人向來又以社會經濟體系構建者表現高度主體性,以無窮想象力、意志力和高漲的進取精神要做自然的主人,日復一日向自然區域的滲透和對自然生態的改變早就廣域化、普遍化、常態化,隨著科學技術發展進步和經濟社會體系自然資源需求量不斷擴大,影響更是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即使許多地方受自然條件限制人類活動不能到達,但人的影響照樣有。近日媒體報道,研究人員從遠離工業區、彼此間隔近7000 km、深度超過10 km的太平洋馬里亞納海溝和克馬德克海溝采集的甲殼類動物脂肪組織內,取樣檢測出了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多氯聯苯(PCB)和多溴聯苯醚(PBDE)等,濃度是棲息在污染最嚴重的普通河流的螃蟹體內同類污染物的50倍,表明“人類活動產生的污染已能到達地球的‘最偏遠角落’”(《人民日報》,2017.2.16)。而早前就有報道,無論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南迦巴瓦峰的積雪中,還是生活在北極冰蓋上的大型哺乳動物北極熊和南極的企鵝體內,均檢測出有機氯農藥殘留。在擁有悠久文明史和龐大人口數量的我國, 人類活動范圍之廣、自然資源開發利用之深刻、對自然生態和野生動植物影響之大,更有其特殊性。如學術界認為自然條件相對于人的生活來說極為惡劣,因而基本上不適合人類生存發展的許多地方,像一些高山寒漠、偏遠深山、干旱缺水和沙漠化、石漠化地區,照樣是生活在那里的人們祖祖輩輩以來的家園和鄉愁,現在依然故土難離。

“人”與“自然”地理空間上廣泛而深刻的交融關系,雖然使保護自然變得不那么容易,卻也完全符合生物圈基本特征,我們常講人與生物圈,二者難分難舍是全方位的,井水不犯河水者少。這表明在構建與自然和諧關系中居于主導地位而能夠決定自然保護區前途命運的人,保護自然不僅是其良好愿望、主動作為,也顯然受制于人本身與自然的不可分割性上。“天育物有時,地生財有限,而人之欲無極”,地球生命支持系統慷慨無私地哺育人類社會一路走來,今天人們縱然為了地球母親的尊嚴和容顏,即使想盡可能多保留一些不受人的影響,從形式到內涵完全自然而然的區域,實際上也越來越呈現可望而不可即的境況。以 “保護生態,留一張白紙”論,現在還有自然價值和保護價值適宜作為自然保護區的這張白紙,原本就不是無人區,沒有完全空著只待姍姍來遲的我們給予愛心成其保護。又以國土面積之廣闊論,還有比這留空更多、底質更白的“紙”可供選擇嗎?恐怕難有肯定的回答,自然對象物無論狹域還是廣域分布,受人類活動威脅大、瀕危程度高、亟須加強保護者,很多早就少有可以在不同區域間進行選擇的客觀條件甚至無可選擇。即如現有自然保護區中,一直視作生命禁區的珠穆朗瑪峰,也有100 多具不幸遇難的登山者尸體留在那里;平均海拔 4 600 m 以上、曾經以無人區進入考察的青海可可西里,其東部和東南部邊緣地區就一直是季節 性牧場,也曾有過規模大、持續時間長、影響惡劣的非法采金、獵殺藏羚羊及捕撈鹵蟲等活動;被稱為中國最后生態處女地的長江源頭通天河,聽起來多么遙遠、圣潔,同樣有觸目驚心的采礦活動,導致通天河河道破碎不堪,“再加上牛氣沖天的自駕車和無孔不入的旅游者,草原、冰川等資源,消耗起來更是加速度”的快(鄧海建,2016)。這是保護的大背景,能因為有人類活動就不保護嗎?顯然不能。過分強調自然保護區自然特征的純粹性和保護不受人類活動干擾的絕對性,中國自然保護區符合“標準”的不會有幾個,保護如果真被振振有詞的高大上裹挾,不說加強保護,現狀維持性保護也將難以為繼。

節選自《保護優先與自然恢復——以激揚生態、管控威脅為視覺》(陶思明著,中國環境出版社,2018.2)

 

閱讀 495
推薦
網友評論

發表

我也說兩句
E-File帳號:用戶名: 密碼: [注冊]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500字,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
版權聲明:
1.依據《服務條款》,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版權歸發布者(即注冊用戶)所有;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無商業獲利行為,無版權糾紛。
2.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該項服務免費,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
  名稱:阿酷(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聯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網絡地址:www.arkoo.com
3.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完全遵守《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有侵權行為,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頁, 首頁
河内5分彩基本走势图